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读者文摘> 植物知道些什么

植物知道些什么

时间:2019-12-09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一遇敌情,烽火台上的干柴便会被点燃,警报通过闪耀的火光迅速传递。大学专业课上的老师说,这是人类传播信息最古老的方式之一。

  和我一样,你也在为人类的这点本事而颇感得意吧?不过,要是如今有人说,总是“逆来顺受”的植物,也能对“邻居”发出险情警报,你会做何感想?

  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植物生物科学中心主任丹尼尔·查莫维茨的新书《一株植物所知道的》中,你便可以看到这样的案例:当枫树甲受到臭虫的袭击时,它就会向空气中释放一种信息素。接收到信息素的枫树乙丙丁们马上开始分泌化学物质,抵抗兵临城下的臭虫。

  我几乎有些微微地忐忑了。难道说,当我在案板上把一只土豆五马分尸的时候,另外一些待宰的土豆正在做好毒杀我的准备?

  别说我杞人忧天,要知道,按照丹尼尔的说法,尽管人们在谈到植物时,觉得它们和石头没什么两样,但实际上,植物们感知世界和传递信息的能力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。

  一株捕蝇草如何适时关闭它多刺的叶片?一朵花儿如何得知春季的到来?丹尼尔的新书给出了答案:植物能“看到”、“闻到”和“感觉到”,懂“社交”,甚至拥有记忆。他的研究发现了一种植物必需的独特基因组,决定哪些植物向往“光明”,哪些选择“黑暗”,而相似的基因组也是人体DNA的一部分。

  清晨,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,红光的照射就像“起床”命令,让植物们在阳光下尽情生长;傍晚,太阳在最后一缕远红光中落山,植物们“看”到指令,随之“入眠”。再看人类,同样也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  不过,植物们虽有“视觉”,却太容易被人类蒙蔽。“揠苗助长”早就过时了,最新“人工调节植物生长”的手段是,在夜里闪几下红光——效果几乎等同于白天好几个小时的日照。

  除了“视觉”,植物还有“嗅觉”。寄生植物菟丝子自己不能进行光合作用,而番茄是自然界中菟丝子最常见的寄主植物。为了证明菟丝子“深爱”番茄,科学家们想了种种办法:包括把它们关在看不到对方的盒子里,把茄汁抹在橡胶上或是引入“第三者”小麦君。

  结果,菟丝子果真“嗅”到番茄释放于空气中的微量化学物质,总是坚定不移地扑将过去。

  再一次,这被人类所用。你或许听说过一个小窍门,把未熟的香蕉和成熟的香蕉放在一起,能起到催熟的效果。这是因为成熟的水果向空气中释放乙烯,这种激素被邻近的水果“嗅”到,于是自我催熟,小到一只果篮,大到整个果园。

  啧啧,这就是“榜样的力量”,比在人类社会中还要高效。不仅如此,植物之间还能建立起“社交网络”,在关键时刻传递紧急“情报”。比如,前文中受到臭虫攻击的树枝,会以分泌信息素的方式警告同根生的其他树枝,与此同时,隔壁的树窃取到这种信号并从中获益。

  枝条并不是植物们互通情报的唯一信道。最新的研究发现,植物们还能通过相邻的根系传递信号。干旱来临时,最先发觉的植物会“告诉”邻居做好缺水的准备。

  读到这里,我不再担心案板上的土豆了,因为在科学家的实验中,两棵相邻的罐养植物之间总是“相顾无言”,因为它们并没有交缠的根系。

  如果这些都还不算猛料,那么做好准备:科学家们已经证明,和人类一样,植物也拥有短期记忆、免疫记忆甚至隔代记忆。

  比如,小麦幼苗在开始孕育果实之前,记得它们已经度过寒冬。而一些在恶劣条件下存活的植物会将更强的抵抗力传给子孙。

  丹尼尔甚至觉得,“植物能不能思考”也不是个异想天开的问题。“不,我不会这样说,不过也许这是因为我自己的思考能力有限!”面对记者的提问时,丹尼尔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  下一次我踏着草地、捧着鲜花或嚼着蔬菜时,也许会想起这本书,有那么瞬间,我也会对这些事实上很“敏感”的生命充满爱怜。但这爱怜持续不了多久,因为我记得书里的另一件事:捕蝇草闭合的前提是叶子上的感觉,毛有两根被昆虫触碰,所以它必须记住第一根感觉毛已经被触碰了。但是这短暂的记忆只能持续约20秒,然后它便忘记了。

  这仍然让我觉得,自己所属的物种,确实要高级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