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情感文章> 口头恋人

口头恋人

时间:2019-12-09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“亲爱的,昨晚又失眠了吧。想我想的?”李志刚一上班,就冲眼圈发黑的邓小梅耍起了嘴皮子。

  邓小梅不生气,笑眯眯地说:“亲爱的,拜托你与时俱进行不?这不叫失眠,这叫夜生活丰富多彩。

  办公室的几个人“轰”一声大笑起来,吓得正打算寻找落脚点的一只苍蝇抱头鼠窜。

  作为两个外来人口,没房子的苦处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所以,两人在单位里恩恩爱爱地热乎着,一下班就各奔东西形同陌路了。

  他们眼下居无定所呢。李志刚在亲戚的屋檐下低着头,邓小梅在同窗的闺房里猫着腰。

  所以在大李看来,这两人的恋情只能是口头上的,永远走不到一起。

  大李的分析是对的。

  偶尔,李志刚在办公室会面对邓小梅发上一会儿呆暗想,如果有个跟邓小梅不相上下的本地女孩子看上自己,日子也不是不能过的。

  邓小梅不发呆,她常常对着李志刚的背影寻思着,假如哪天碰上个和李志刚一样的本地男孩,嫁了也不失为明智之举啊。

  只是这样的明智之举尚未发生,李志刚出事了。为邓小梅出的事。

  邓小梅有点小小的业余爱好——打台球。小城里喜欢打台球的人不少,但能打到李志刚那种水平的不多,李志刚轻易不上台,一上就是一杆清,因了这点能耐,李志刚总有高处不胜寒的感慨。那天去台球室,有点凑巧。邓小梅先去的,邓小梅穿了件很少有女孩露单时穿的小背心,黑色的,正趴在桌上瞄准一个圆球动脑筋。李志刚去时,正碰上一个男的把个口哨吹得震天响。不用说,那男人得了势。而眼下,邓小梅又碰上个难度极大的球。

  李志刚闷声不响地走过去,贴在邓小梅身后,双手从后面环抱过去握住邓小梅的手。邓小梅只惊诧了一下,就被那双熟悉的手握住,啪,几乎没等邓小梅计算角度和力度,球就应声入洞了。

  对方的球杆砸在李志刚头上:“狗日的,充什么能。”血顺着李志刚的头往下流,李志刚却没松开环着邓小梅身体的手。

  事后,邓小梅问他:“你怎么不回击啊。抱着我等人家痛打?”李志刚是这么解释的:“我是怕我撤回了手,他的球杆砸在你身上,再怎么着咱们也是口头夫妻吧。”

  这么说时,李志刚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  邓小梅说见过傻的,没见过你这么傻的。

  李志刚笑,说傻得刚好可以配上你。是不?

  邓小梅就扑上来,作势要咬李志刚。

  李志刚一把抱住邓小梅,力量渐渐加緊,紧得邓小梅喘不过气来,两人的呼吸都开始加重、加粗、加快。

  邓小梅说:“你干啥呢?”

  李志刚闭了眼,不敢看她,嘴里喃喃地说:“小梅,你,你能等我挣到一套房子吗?”

  邓小梅冷不丁骂了一句粗话出来,吓了李志刚一跳:“去他妈的房子。”完了把脸贴到李志刚的嘴巴说:“娶我吧,我不能等了。”

  李志刚正要开玩笑说:“你真不怕苍蝇都不来落脚啊!”忽然嘴巴上觉得一凉,仔细一看,邓小梅脸颊上有股泪线正蜿蜒着爬了下来。

  做夫妻非得要房子吗?邓小梅使劲捏了一下李志刚的鼻子:“你打算让我这个恋人口头一辈子啊。”

  李志刚鼻子猛一下子酸了起来,酸完是扯心扯肺地疼,疼应该是和爱连在一起的吧。他这么想着,又望了一眼口头恋了这么多年的邓小梅。

  口头也是跨越的一种基础啊,原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