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文章> 摔来的爱情

摔来的爱情

时间:2019-12-07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“大记者,又下来采访啊!”一位狂躁症患者和我打招呼。
  
  我在医院主管宣传,很多住院时间长的患者和他们家属都认识我,因为每次有啥团体活动我都会参加,去照相、采访、写新闻,他们给我的昵称就是“大记者”。
  
  我说:“这次不是,大楼刚建成,我们处室也管着标牌制作和安装,今天是来安装你们病房的门头牌。”
  
  他說:“那你们注意点,一人上去,一人扶着梯子,需要我帮忙就说话。”
  
  我对同行的科员黎舰桥说:“看见了吗,这就是狂躁症的特点,爱管闲事。”
  
  黎舰桥嘿嘿一笑:“处长,这次我上去安装,你在下面扶着梯子吧,以前都是你照顾我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  
  我感到很诧异:“怎么,你不恐高了?”
  
  黎舰桥挠挠头说:“其实我也不是天生的恐高症,就是十来岁的时候从房顶上摔下来过一次,当时摔得满脸是血,吓坏了爸妈,也吓坏了我,从此就从心里不敢登高了。不过我都成年了,再说咱们处经常做这些登高工作,总不能天天让你和人家一个女孩替我干活儿吧,好说不好听,我想挑战一下自己。”
  
  我犹豫了一下说:“好吧,突破一下也好,从心理学角度讲这叫满灌疗法,一下子让你置身你害怕的情境中,也许立刻就消除了恐惧心理。”
  
  没等我说完,黎舰桥就支梯子开始往上爬了,我赶紧扶住。等他到了顶端,我松开手准备去拿地上的门头牌。没想到,他大喊一声“快躲开”,就跳了下来。我赶紧往旁边一蹦,结果摔了一跤,幸好没摔坏。
  
  黎舰桥也倒在了地上,他龇牙咧嘴地说:“处长,情况不妙,我站不起来了,脚脖子疼得厉害。”
  
  我说:“快挽起裤腿看看,是不是骨折了?”不看则已,一看大惊,左脚腕部已经肿起来了。赶紧着吧,三楼就是骨科。我和几名同事七手八脚把他送到了病房,骨科刘主任看过后说:“不用拍片了,左腿腓骨骨折,住院吧。”
  
  安顿停当后,我问黎舰桥:“怎么就跳下来了呢?”他红着脸说:“我的腿直哆嗦,你一松手,我感觉梯子要倒了,一着急就跳了下来。”我说:“那是叉梯,不扶着也不会倒的。”他说:“对不起啊,处长。”我说:“别说别的啦,好好养着吧。”他沮丧地说:“没挑战成功。”
  
  3天后,我和另一个科员去看望黎舰桥。我们准备离开时,黎舰桥说:“处长,帮我个忙行吗?”我说:“行啊,说吧。”他说:“我看着骨科杨晶护士挺好,能给牵个线吗?”我哈哈一笑:“傻小子,天天守着,还用我牵线,发挥你的潜能和智慧,自己解决,我相信,用不了几个回合就能拿下。”他说:“好吧,我努力。”
  
  一周后,黎舰桥出院回家,我们去接他,他小声对我说:“有戏。”我明白是什么意思,打心眼里为他高兴。
  
  3个月后,黎舰桥来上班,第一件向我汇报的事情就是,成功了。他说:“杨晶对我可好了,她颠覆了我以前的恋爱观,原先总喜欢瘦脸的女生,现在才知道胖嘟嘟的女孩子更可爱。”我问:“定了?”他说:“定了,都见过家长了,两边没啥意见。”我说:“够快的啊!”他说:“二十五六了,也该着急了。”我打趣道:“你这一摔很值啊,摔来一个媳妇儿。”他更有意思:“缘分,缘分。”
  
  也许,人和人之间真存在缘分,如果有缘,上天总会想尽办法安排你们见面的;如果无缘,就算天天见面,苦苦追寻,也无法修成正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