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小小说] 愚人节玩笑

[小小说] 愚人节玩笑

时间:2019-12-06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我刚毕业,进了一家外资企业,在销售部工作。
  
  作为新人,同事们都很喜欢我,常常能听见大伙高喊我的名字:“小云,过来一下,我电源线松了!”“阿云,厕所没纸了,赶快放些纸进去。”“云妹妹,这个文件急着要,麻烦你去打印一下!”不错,以上称呼的都是我。我每天跑前跑后地帮着同事们的忙,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他们。
  
  这一年愚人节,早上,我帮几个同事带早餐,来晚了。一进办公室,就发现部门的人都看着我,有人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:“就小云了,她最合适!”我倒退了几步,警惕地问:“什么事?”
  
  三十多岁的林姐笑着说:“我们准备开主管老邓一个玩笑,商量了半天,觉得你最合适。怎么样?”
  
 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连忙摆手道:“不不不!我不行!”
  
  谁知跟林姐关系最好的李梦把脸一板,说:“小云,只是开个玩笑而已,出事我兜着!”
  
  听了李梦的话,我犹豫了一下,问:“这玩笑怎么开?”李梦和林姐对视一眼,然后凑到我耳边跟我悄悄说了几句。我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:“有点过分了吧!”
  
  “你把手机给我,我来发短信,至于唇印,也让我来吧!”李梦拍拍胸口,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。
  
  我虽然反感,但为了跟同事搞好关系,同时也侥幸地想,开玩笑应该没事,迟疑地把手机递给了她。李梦发了一条短信,就将手机还给我。我拿回手机检查,却没找到她发的短信,看来已经被她删掉了。
  
  我有些不安,但后来工作一忙,就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  
  这天夜里,我睡得正香,忽然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给吵醒了。我接了电话,就听老邓歇斯底里地喊:“你干的好事!我老婆被你害惨了!快来中心医院,我希望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,能看到你跟她解释!”
  
  我心里直发慌,顾不得多想,赶紧起床穿衣服,立刻打车来到了中心医院。在急救室门外,我看到了老邓,他穿着一身染血的衣服,一脸的狼狈憔悴。一见我,他顿时双眼冒出凶光,抓住我的衣领吼道:“一定要开这种玩笑?部门里的同事都知道我老婆是个醋坛子,没人敢招惹我,你倒好!”
  
  我一听,内心感到一阵寒意,看来我是被人当枪使了。我小心地问:“邓主管,到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我真不知道!”
  
  老邓冷静下来,把事情经过跟我说了一遍。我这才知道,除了那条短信,他的衬衫领子还被人印上了唇印。老邓和我分析:“中午,我在过道上遇到李梦,她踉跄了一下,我顺手扶了一把,唇印应该是那时候留下的。”下班回家,邓太太先是发现了唇印,立马疯了一般查他手机。一查,又在手机里看到了“我”的那条短信。这年头大家都发微信,短信一般被忽视了。这条短信就像炸弹,邓太太立马甩开门跑了出去,过马路时被车撞倒,人事不知,现在还在急救室抢救!
  
  这时,一个看着二十岁出头的帅哥急匆匆地跑了过来。帅哥看看我,又看看老邓,脸色阴沉。帅哥长得很像老邓,应该就是老邓还在读大学的儿子——邓凯。老邓总把儿子挂在嘴边,我们一天少说也要听个三五回。
  
  邓凯一把揪住我的衣领,吼道:“就是你害我妈被车撞?”老邓叹了口气,阻止道:“放开她吧,她也是被同事开了个玩笑!”
  
  邓凯怔了怔,松开了手。
  
  我理亏地解释:“今天不是愚人节嘛,同事们拿我的手机,跟邓主管发了一条假的短信……”
  
  邓凯连忙抢过老邓的手机翻看,看到了一条这样的短信:“亲爱的,我怀孕了。”
  
  我在一旁瞟到了短信内容,顿时惊得差点晕倒:“妈呀!她们怎么能这样坑我?”
  
  邓凯气恼地说:“你们脑子有病啊?开这么低级的玩笑?”
  
  不管他怎么咆哮,之后,邓太太仍没有清醒过来。
  
  接下去的二十几天,老邓为了照顾邓太太,请了长假。结果,他的主管位子很快被林姐代替了。李梦也总是躲我,还让林姐把我调出办公室,去外面跑单子。
  
  老邓被降职后,整个人从美大叔变成了不修边幅的颓废老男人。我觉得很对不起老邓,有空就去邓家探望邓太太。我刚去那几回,邓凯每次都骂我,我委屈,但也只能偷偷抹眼泪。后来,我会买点菜去,做晚饭给他们吃。时间一久,邓凯渐渐对我态度好些了。
  
  不久后的一天,我和一个同事又出去跑单子,硬生生喝了一斤多白酒。当我拿着合同踉跄着走出酒店,夜已经深了。同事被男友接走了,空荡荡的街边只剩我孤单一人。
  
  我站在街边欲哭无泪。突然,一辆电动自行车无声无息地贴着我停下。我一抬头,竟是邓凯!他面无表情地对我说:“上来!”我鼻子酸酸的。邓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是不是代表他原谅我了?
  
  从此,每当我陪客户喝酒,邓凯总会来接我。面对着年轻帅气的邓凯,不知不觉,我似乎动心了。但平日里,他总和我保持距离,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下去……
  
  三年后,林姐因工作出了严重的岔子,被部门解聘。她的心腹李梦也被调去了其他部门。凭着三年中突出的销售业绩,我担任了主管。邓凯大学毕业,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,老邓也渐渐地走出了阴霾,家里的生活有了起色。唯一的遗憾是,邓太太虽有好转迹象,手指头偶尔会动一动了,却一直没有醒来。
  
  这天,又是一个愚人节。一大清早,我就召集了部门里新来的同事开会,着重交代不得开同事间的暧昧玩笑,否则后果自负。傍晚,我提前下班,去探望邓太太。
  
  我坐在邓太太旁边,给她读新闻。读到一半,忽然觉得不对劲,回头见老邓默默地站在我身后,看着我,说:“难为你,一直来看我老婆。我挺佩服你,换成我,未必能做到。你今天说实话,你是不是真的暗恋我,才为我付出这么多?”
  
  我尴尬地解释:“我只是赎罪!”说着,我走出房间,谁知老邓却紧跟着我出来,拉住我的手臂,追问刚才的问题。这时,邓凯回家了,他看到我们,脸色一沉。
  
  我一看就知道,邓凯误会我跟他爸了,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,脱口说:“其实我喜欢邓凯!”说完这句话,我就后悔了。没想到,老邓和邓凯笑了起来,我茫然不解地看着他们。
  
  老邓说:“今天不是愚人节吗?我跟你开个玩笑!”
  
  邓凯看着我,认真地问:“你刚刚说喜欢我,也是玩笑?”
  
  我结结巴巴地說:“不,我、我是认真的……”
  
  邓凯脸红了。老邓笑眯眯地看着我们:“儿子,老爸早看出来你暗恋小云了,我同意你们在一起。”
  
  此时,我们身后传来一个虚弱的女声:“我不同意……”我们回头一看,三个人顿时发出了惊呼,只见邓太太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坐起来了,正目光复杂地看着我们。
  
  我惊呆了,只听邓太太慢吞吞地说:“我昏迷时,听觉还在。云小姐总来探望我,慢慢地,通过你们的对话,我相信你们是清白的。谁知今天听到老邓问你的问题,我心里好急,一着急,慢慢地醒过来了……还好,那是老邓的玩笑话!”
  
  老邓和邓凯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,这才冲过去,抱住邓太太,两个大老爷们儿像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。邓凯哭着说:“妈,那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和小云在一起啊?”
  
  邓太太狡黠地说:“妈妈开个玩笑,不行啊?”
  
 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,感觉今年的愚人节,终于过得不算太糟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