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文章> 我爸这几年

我爸这几年

时间:2019-12-04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—————你是最棒的————
  
  我爸52岁那年,特别不顺。在肉联厂干了22年,被解除劳动合同,他每天晚上在家借酒消愁。那时我上大四,寒假回许昌,看他气闷的样子,劝他想开点。
  
  他说:“还解除呢,就是开除!我勤勤恳恳一辈子,凭什么开除我?!”
  
  我说:“厂子效益不好,当然拿你们这些老人开刀了,难道开除人家一线的啊?”
  
  他说:“还有3年我就退休了,太没有人性了。”
  
  我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韩宝义先生,不就养个老吗?怕什么呀,有我就行了。”
  
  他白了我一眼说:“嫁出去的姑娘,泼出去的水,我能指望上你吗?还是陪我喝一盅吧。”我爸喜欢儿子,从小把我当儿子养,也解不了他的心头痒。老妈看见了说:“又拉着你姑娘喝酒,你就不怕她出门让人笑话。”
  
  我说:“不会喝的姑娘没前途,懂吗?”
  
  我爸听了,就“哈哈哈”地笑了。
  
  事实上,和老爸顶嘴是一回事,现实是另一回事。那一年我虽然没毕业,但已经开始为找工作忙了。记得返京的那天,老爸给我发短信,说:“加油啊,闺女。找工作爸帮不上忙,只能给你加油了,你是最棒的!”
  
  我坐在“轰隆隆”的火车里,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。
  
  —————托我爸的福—————
  
  我爸53岁那年,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,在一家酒店做保洁员,主要负责大堂男厕所。而我托我爸的福,在一家通信公司找到工作。
  
  是的,托他老人家与我没事来一盅的福。
  
  那一次面试之后,公司通知去酒店聚餐,我和一位哈尔滨姑娘脱颖而出。因为我们合力把12名男生喝倒了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自己经历了传说中的“饭签”。饭局之后,只有6个人成功签约,其中就有我。
  
  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那天晚上,我给老爸电话,我说:“想要什么,我孝敬你。”
  
  我爸说:“我和你妈不要你孝敬,我们自己能挣钱呢,你的工资自己留着花吧。”
  
  我叹了口气说:“韩宝义先生,你还真会泼冷水呢。”
  
  他振振有词地说:“刚挣钱,我得多泼点冷水管着你。”
  
  那一年,春节回去,我给我爸买了一件鄂尔多斯羊毛衫,大红色的。他皱着眉说:“不是告诉你别乱花钱吗?给你妈买就行了,我需要自己会买。”
  
  我妈看我冷了脸,埋怨他说:“女儿买了,你穿就对了,说那么多话干什么。”
  
  不过大年夜那天,他还是喜滋滋地穿起来,逢人就说:“我女儿从北京给我买的,可贵了,好不好看?”
  
  —————酒后乱语—————
  
  我爸55岁那年,一个人坐着硬座来北京。倒不是因为他光荣退休可以养老了,而是因为黄有谅。黄有谅,廊坊人,著名房产公司门店中介,我们因租房结缘。一次我爸打我电话,让黄有谅接到,就此暴露了身份。
  
  我爸原本是要给我一个惊喜的,结果我给了他惊吓。那天他按地址找到天通苑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8点了。黄有谅给他开的门,我在洗手间里,忙着呕吐。我爸扶我出来,问:“怎么喝成这样?”
  
  我醉醺醺地说:“不喝,哪来的合约签啊。”他说:“小饮怡情,大饮伤身,不要为了赚钱,把健康都赔上了。”
  
  我说:“北京这地方,没钱赚,心里就要不健康了。”
  
  他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我只记得他住了两天就回去了。没去长城,没去国贸,只是把我和黄有谅的房子打扫得像样板房一样。
  
  临走那天,他起了大早,去天安门看升旗。那是他许久以来的心愿。晚上,我去火车站送他,我说:“走这么急干什么?”
  
  他说:“你那么忙,就不要来了。”
  
  “当然要来了。”我愧疚地说,“下次等我年假的时候,接你和我妈来玩。”
  
  “我们想要玩抬腿就走,哪用你陪。你还是好好陪陪黄有谅,他是一个好男人。”
  
  我点点头,两个人就沉默了。通知检票的时候,他站起来,忽然对我说:“我走了。北京真好,你好好奋斗吧,爸没本事给你挣个未来,就靠你自己了。”
  
  说完,他就拉起箱子,挤进蜂拥的人群,只高高地举起手,对我摇了摇。
  
  我知道,我的酒后乱言,一定伤了他。
  
  —————文艺路线—————
  
  我爸57岁那年,我升职了。而他依然在酒店做保洁员。我劝过他许多次,不要再做了。一个月也就1000多块,生活费不够我来出。可他不愿意,他说:“我是闲不住的人,有点事做心里舒坦。”
  
  那一年,他学会了刷微博。